張頤武
  “玉林狗肉節”幾乎每年都引起激烈爭議。近年流行的動物權利思潮和一些地域文化傳統的衝突似乎愈演愈烈。一面是動物保護主義者的強勢行為,一面是某些悠久傳統和歷史文化的頑強展現。兩者似乎難以調和,誰也說不服誰,誰也不服氣誰。
  從現實條件看,兩者都各有其理由和依據。動物權利倡導者認為動物有高度價值,尤其是狗和貓這種和人類相處很久,在城市生活中扮演重要角色的動物,需得到保護和尊重。這些概念是經濟高度發展後西方已普及的“高概念”,併在相當多的中產群體和年輕人中得到傳播。這些主張當然有其合理性,人們應對他們的觀念有更多瞭解。不過,一些動物權利倡導者認為這些價值已是社會共識,對一些反對和中間意見做出激烈反應。
  但實際上,社會對這些概念還遠未形成共識。人們對保護瀕危動物和生物多樣性有一致的危機意識,但不少人對動物權利有不同意見。如有些人指責動物權利論虛偽,認為牛、豬、羊對人類貢獻都很大,但動物權利論者對它們卻缺少同情理解,甚至還欣然食用。這在動物權利論者看來不值一駁,但對尚未對此觀念有充分認知的公眾來說則相當有力。而且不少人認為對食用狗肉並無法律規定和倫理共識,不同文化對動物的禁忌很複雜,不能一刀切強制他人接受自己的價值觀。因此,動物權利論者可提出自己的主張,但強制干預他人生活則是過分之舉。
  這兩種意見高度分歧,難以彌合,形成複雜難解的社會問題。人們都承認動物有高度價值,虐待動物不可接受,但對一些動物能否作為食物則存在分歧。目前應承認動物權利論有其倫理和價值上的相當合理性,值得社會尊重,也會對於社會產生相當的積極影響,在未來也可期待其成為公認的主流價值。但在目前情況下對其他不同意見和行為,採取於法無據的強制干涉或激烈行動,則未必適當。
  回溯當年一些動物保護主義者在高速路上攔截運狗車等舉動,尤其一些人只是現場積極,但過後卻並未積極提供必要財務支持,也引發詬病。當前情況下,認識到自己的價值觀尚未成為社會共識,還存在分歧,價值觀問題也有更多複雜的歷史和社會限定。更多讓人們理解動物權利的意義和價值,理性溫和地宣傳自己的主張,逐步取得更多認同,對動物權利論會更加有益。但相關地方節日活動的操辦者,當下最好不渲染這一行為,避免這一敏感議題造成更多刺激和爭議,對地方文化發展更有利。
  現實地看,雙方應多溝通,多避免情緒化的衝突或矛盾,客觀看到問題的複雜性和分歧的現實性。動物權利支持者讓更多人理解,還需更多具體扎實而非對抗性的努力。而地方節日的操辦或支持者,也應找到和動物保護者的更多共同點。如果能在溝通和討論中釐清一些問題,更有利於未來新共識的生成。避免激烈情緒對立,而是看到問題的複雜性,是邁向未來更積極趨向的第一步。▲(作者是北京大學教授)
(編輯:SN090)
創作者介紹

魚魚

fouyqcdjxs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